Friday, June 29, 2012

这一站 :古晋 (下)

上回说到第二夜,那晚我们聊到十二点,也是在这儿和两位新朋友在这一次旅程中最后一次见面。说来很奇妙,总觉得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,或许我们生长的国家一样又或者因为我们基本上上的是同一所大学。像孩子般说着这个老师怎么样,那位老师怎么样,再聊各自的生活。嘴上道着的是墨尔本见,我真的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,应该那时候我们大家又成长了,期待那时一箩筐的话题和我们之间的火花。今日之最:芒果沙冰与那难忘的晚餐。今日之新知识:carbon tax,出生时间也代表着另一个星座的特质 (os: 哦!原来是这样哦~)。今日之最大收获:因为水果而搬家?还是因为Sars而不能回家?

接着说第三天,由于大家都急需休息的关系,今天我们约好了迟些出门。但是我还是很早就起身了,可能是身体调到了“旅行模式”。今天睡醒,脑波告诉我,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。不一样的是,虽然不失点点不舍,我还是学会了开心的享受最后这两天,看来又成长了一些些。我独自到旅店附近的纪念品店,买了些东西。离开之前看见许多明信片,心血来潮想写些什么,但是不能直接寄出去,所以就作罢了。之后去了咖啡厅,享受对面风景和香浓咖啡。今天的天气很好,这样的早晨,总有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感觉。哈!有时很想问自己,小姐你到底想要有多悠哉。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沿路被轻风吹起的树,形成一幅美丽的画,加上河岸上小小码头和水里的船只,我在心里默祷,希望这片土地一直那么美丽,那么平静。那晚,我试着在纸上画下这一幕,却不及它两成相似,只能说我实在没有画画天分。

离开咖啡厅,我们来到一间马来店吃早餐,意外地发现这里没有煎饼,可能是我家这里的店每一间都有的缘故吧,挺有趣,所以说不要把印度煎饼的存在当作是理所当然的。哈!之后起程到Bako National Park。我们乘坐快艇前往目的地。水连天,天连水和远处绵绵山丘让我忘记上船前被一副鳄鱼头颅吓到的事。伯母很细心的为我们各自准备了水。那一条地平线,仿佛说着,不管发生什么事,总有一天总会抵达你理想的目的地。只要眼睛所关注的是你要去的地方,剩下的就是默默努力就好。你也不是孤军作战,船上总有陪伴你的人和那些在岸上支持你的人。当然,地平线是不存在的,就好比生活一样,人总是追求着,追求着,即使最后还是会回到原点。然而,或许我们珍惜的是那沿路的风景,和不能与从前相比的经历与记忆吧。

抵达目的地,我们步行进入公园,迎接我们的是无数只山猪。久仰大名,今天终于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,挺可怕的。一路走着,沿路上空气是很清新的,可是我整副心思都专注在下一步要走哪里。哈!走到最后是一个海滩,有着一块似女皇头的岩石,当然它并不像女皇头,只是原理一样罢了。海滩上有很多贝壳,我学着电视里所说的,看到有泡泡的沙下就有贝壳,果然猜对了,它们真的躲在沙里。我将它们并排,然后看他们像操步一样排队走回海里。现在想想,它们应该会很懊恼吧。休息一会儿,我们步行回去上船的地方。进来之前,当地的工作人员说,现在这个时候猴子都在睡觉,应该不会看见他们,我呼了一口气,觉得今天很安全,心情大好,没想到就在回去的路上看到很多猴子。还是有很兴奋,只要是远远看着它们就还好,好啦,很远很远很远那种就还好。乘船回去的路上,无数朵厚厚的云重叠着看上去似一条龙,像戏里看见的东海龙王一样,还是第一次。

晚上,我们到附近吃晚餐,那晚嘛:奶油虾,什么菜,很特别的蚝煎,我喜欢的鱼,还有海参汤。我还是昨晚才发现原来那天喝的是海参,因为外婆每次煮海参,我都觉得很可怕,所以从来不吃,没想到那晚在不知情下发现挺好吃的。这一餐的特点是餐桌上的人,是一顿很愉快的晚餐。之后我们到附近喝茶闲聊,终于又喝到cider了,超爱。今晚很开心,希望有一天会再见面吧。这一天我们很早回去休息,因为睡不着的关系,和熙媛来了个pillow talk,说着说着就这样说到睡着了。R219。

隔天一早,我们十一点check out然后去吃早餐,叉烧+青青的面,菠菜面吧?之后去了一个花园,里面有一间已倒闭的茶楼,还有明代航海家,郑和的雕像。这个花园叫什么名吗?Taman Sahabat!我想是想为我们这趟旅程来个惊喜吧!哈哈! Dilang Masuk 还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。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很尴尬的时间,还有三小时就要去机场了,于是我们决定去唱歌,就这样唱了一个下午,这一次的旅行可以说是在歌声中画上句点吧!

我们三个在机场道别,各自前往不同的目的地,熙媛回去吉隆坡,我则踏上回柔佛的旅途,当然James就留在那里咯。这一刻,我永远也不想忘记。嘴上还是说着墨尔本见,离别之际,我突然觉得这个学期过得太快了。和她认识不过像是前几天的事,原来时间已经过了三个月了。等了那么久期待那么久的旅行原来已经结束了,说起来挺可笑,突然记起每一次一起吃饭,一起埋怨,八卦,打球,看电影,煮饭,在宿舍里看电视,竟然在学校里温习到早上6点,去新加坡,来我家玩,在酒店闷了一个眼神一致决定要看电视。。。

还是那句话,没想到是在古晋机场罢了。。依依不舍的心情。。除了这四个字,我想不到别的。。

飞机上我什么也没准备,没听歌也没看书,就是这样待着,让脑袋瓜细细回忆。这一次,又长大了许多。或许探访的地方不多,但是天时,地利,人和的凑巧像是上天早已安排好。很多的顾虑和疑问找到了答案,该放下的事已让它随风而去,让它沉入海底。我也学会了更珍惜美好的事。这一次旅行无疑为这一学期增添了不少色彩,也点缀了我的大学生涯。

飞机飞着飞着,一个半小时,我离开了古晋 - 这美丽的地方。距离远了远了,人与人之间的心却早已紧紧牵系在一起。希望有一天,我会再回来这里。谢谢你,古晋。

*我呀,每一次总是一样的态度面对离别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?

Thursday, June 28, 2012

这一站 :古晋 (上)

这一站 :古晋 (上)

四天三夜的行程

这一站,我来到了 - 古晋

和以往不同的是 这一次旅行,什么计划都没有,就是抱着散心的态度,等待时间完成他该做的事。或者说,我一直被人们灌输着他们对这一块土地的印象 :悠哉和平静,所以没有特别安排什么想去的地方,只想要让心灵得到平静,脑袋瓜可以休息一下。当然,因为这是好友的家乡所以没有特别担心,至少不会被坏人抓走吧。哈!如果说这一次最期待的吗?应该是聚首吃喝玩乐,享受大自然吧。还有真想知道如何要在九点入眠,七点起床,这对我这个夜猫子来说似乎是个魔咒。

这一次旅行的贵宾是一个从韩国来的交流学生 - 孔熙媛。从柔佛上机,一早就是带着很兴奋的心情,当然因为我们要到古晋去了!也刚巧,sungha jung,也就是上次po过弹吉他影像里的人,会在那里表演。飞机上,我倚在窗边,一朵朵白色云朵像载着大大的梦想在空中漂浮着。小时候就常在想,有一天我也想要知道躺在云上俯瞰大地的感觉。即使飞过好几次,每一次还是会想要紧靠窗边,幻想自己在云上,细细看着大地各种各样的风景。飞行时间为一小时二十分钟,其中二十分钟睡着了,剩余一小时都在做白日梦,思绪像是刚刚打破枷锁,四处乱窜。这也一直是我逼自己等到考试过后才可以做的事。我有一个习惯,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,总能压抑心情,不管再复杂的思绪都能压抑得似乎没有发生过,等到某个时刻,就像大扫除这样,把它通通倒出来,再整齐的收回该收的地方,丢掉不需要的东西,为复杂的事情做个简单的结论。是不是和清理硬碟十分相似?

下了飞机,果然有看到sungha jung的粉丝,要看他本人,还得从在场各种各样的摄影器材中才看得见。果然,名不虚传。我们没有在机场逗留很久,人很多,但听到的那一首Blue,还是有很感动。所谓的将音符弹入心坎,或许就是这种情景吧。音乐,在心中能做的奇迹与感动,毋庸置疑。见了两位新朋友,正式为这一趟旅程掀开序幕。

卸下背包以后,我们经过庙宇到附近的一个港口去。原来想在庙里点盏灯,看来是有缘无份,这个心愿下次再了吧。坐在弯弯船上,微风迎面吹来,一条河将城市与乡村分开,两岸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,相似的或许就是那悠哉的步伐。处处可见在天上翱翔的风筝,那似有似无的自由,在我心里画上问号。平静的水,心情慢慢平静。船轻轻划过,水上泛起涟漪,似平静的心掩盖不了点点兴奋的心情。

我们步行过一条很特别的街来到了吃晚餐的地方。此街为何特别,因为街上只卖两种东西,而每一档卖的也都只有这两样东西。至于是什么,下次你们去的时候就知道了。吃过晚餐,我们到附近的购物商场。这个商场的介绍为此:我们现在要去这里最大的mall,the Spring。后面几天和朋友提起我们去了这间商场,他们一致反应为此:哦!你们去了我们最大的mall啊!或许这也是这里的独特景象吧。哈!就这样走走逛逛,为第一天的结束。今天最爱:甘蔗椰子。

隔天一早,咖沙和咖啡是我们的早餐。博物馆里看见了典型博物馆应有的东西,除了各种各样我也不晓得是什么功用的工具之外,让我赞叹的是这里拥有那么多品种的动物。下午我们到文化村,当然就如你现在想到的伊班,卡达山,各样族群的介绍。这里与台湾九族村有几分相似,让我回想当时的美好,只是规模不一样而以。你说这里最好玩的吗?就是吹毛箭!可能我身上流着几分土著的血液吧。哈!不忘提起土著的表演,据说好些舞者穿着这一套服饰,已在这里表演二十年。看他们认真表演,无论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秉承族群传统,这样的精神一直都是我所敬仰的。离开文化村,我们到海边走走,夕阳西下,人们戏水,这一份景象像幅画,至今还烙在脑海里,只可惜不能逗留太久。晚餐是在名为Porkie的餐厅,那晚吃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言语所无法解释,等他在西马开一家好了。气氛很赞!晚上去了塔罗咖啡厅,光看菜单就看了好久,蛮特别的。开心是因为那晚的话题聊得很开心。那晚满天星星,伴着新月为第二夜画上休止符。

*好久没有写那么长的文章,但日记追求的是将当下的感觉记下。不想曾经发生过的事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被大脑遗忘。

这一站 :古晋 (下)